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四:空白)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四:空白)

 

 

 

*本篇的支線故事*

*原創角色/設定有+黑暗劇情向

 

主要出場角色:骨喰

路過(醬油)角色:●●(?),三池組,某貞宗,長曾彌虎徹

 

 

 

 

 

「吶,骨喰,有一天我們一起去看海好不好?」

 

骨喰正躺在大堆乾草草堆上,雙眼仍然看着滿佈星星的天空,沒有正面回答身旁的少年,相比起好不好他更想知道原因,便問:「看海?為什麼想去海邊?」

 

「不為什麼啊……去看看海不好嗎?」

 

「我以為●●比較喜歡去田村先生的養馬場玩,例如收集馬糞。」

 

「真過份耶~~偶爾我也會做點別的好嗎?!怎樣?一起去嗎?」少年的心情很好。

 

「嗯,好啊,但是我們沒有那麼多錢。」大海在城市的另一邊,路費不菲啊,骨喰想着。

 

他們二人沒有家,也沒有所謂的父母,從孤兒院出走後一直相依為命,每天過着打零工賺錢沒工作便跟人討食物的生活長大,但是想到哪便到哪,十分自由,骨喰對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不滿。

 

「跟從前一樣,打零工、搭便車,總有一天會去到的。」少年拉起骨喰的手說。

 

「嗯,說的也是。」對方總是能夠樂觀的帶領自己,骨喰覺得他們能夠擁有彼此實在太好了。

 

遠方傳來男性的聲音,好像在嚷着什麼,●●大吃一驚,「被發現了!是田村大叔!我們快逃!!」拉起骨喰一起從草堆上跳下來。

 

「逃往哪邊?」只有微弱的星光讓人看不清逃走的方向,「笨蛋!當然是大叔的相反方向啦!被抓到鐵定會被吊起來打啦!」

 

骨喰跟●●手牽手往某個方向跑起來,原本應該遠在後面的田村大叔的聲音卻越來越近了,「大叔竟然學會炒近路了嗎?!骨喰你先逃,我去引開他,然後接着過來!」

 

「●●!?」被甩開的骨喰只能一邊往前跑一邊搜索着●●的身影,但是一轉眼已不知道他往哪裡去了。

 

「快跑!!」再一次傳來少年的聲音已相隔一點距離,骨喰只能相信●●會跟上。

 

 

 

 

 

 

 

「跑啊!!」

 

 

 

 

 

 

 

 

骨喰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回頭,就這樣一直往前跑,直到跑不動為止,他緩下腳步來到一棵大樹下坐着,等了許久也不見●●追過來,身後突然出現一道光照向自己,骨喰以為是“那個人”便立即轉身說:「你好慢啊……?」

 

「你在這裡做什麼?」一個不認識的高大男人拿着手電筒照向骨喰,然後男人跨過鐵欄踩在泥土上走過來。

 

骨喰因為有點兒嚇到了,便退後了好幾步,「……」

 

「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你還好吧?」男人從身上取出一個附有金屬紋章的皮革讓骨喰看,「不用擔心,我是警察,你在這裡幹什麼?為什麼身上都是污泥和擦傷?另一隻鞋子不見了?」

 

男人把手電筒照向周圍確認有沒有野獸在附近徘徊,骨喰才看清楚男人身穿警察制服,面對對方的連還發問,頭腦一片空白的骨喰只能說:「我……我不知道……」低頭一看,才發現手掌和手臂都是擦傷而且有少量泥土黏着,而且右腳的鞋子不見了。

 

 

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他有跌倒過嗎?

 

 

警察皺起眉頭,「有什麼在追你嗎?」

 

「追……?」

 

「嗯,剛才在警車上看到你一直在樹林中奔跑,直到你停下來……有人或者野獸在追你嗎?總之你現在安全了,不用害怕,我帶你到醫院檢查一下吧,畢竟全身都是傷。」

 

「害怕?」

 

「你在哭吧?而且眼睛又紅又腫的,你自己都沒注意嗎?」

 

 

哭?我在哭嗎?

 

為什麼要哭呢?

 

 

扭頭看向自己剛才跑過來的方向,他記得……咦?他為什麼要跑呢?好像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喂喂,你怎麼又哭起來了,你先跟我到醫院去吧,其他事情之後再說,能自己走路嗎?來,牽着我的手。」警察帶着骨喰慢慢走到停泊警車的位置讓骨喰到後座坐好,然後到駕駛座取出簡單急救用品小心地替傷口消毒。

 

「我叫長曾彌虎徹,你叫什麼名字?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有沒有聯繫人?你的身體抖得很厲害。」

 

骨喰……對了,他的名字是骨喰。

 

「骨喰,我的名字……其他我不知道,不記得了,我想不起來……想不起來了……對不起……」

 

感覺到對方的手撫摸自己的頭髮,眼淚更加不住地流下,「唉…為什麼要道歉呢……」

 

 

對不起……

 

 

……對不起……

 

 

原諒我……對不起……

 

 

 

 

 

 

「嗚…對不起……」

 

翻身時臉頰被枕頭涼涼的感覺弄醒,骨喰從床上坐起身揉揉眼睛,按下枱燈的的開關,鬧鐘顯示現在是早上五時三十二分,「又做那個夢了……醫生說過要紀錄下來。」立即從抽屜裡取出一本小薄本,翻到其中一頁,裡面夾附了一張那天遇到的警官給他的名片和身上找到的唯一一張照片,骨喰仔細察看照片上的人,依然沒有想起些什麼,完成紀錄後已經沒睡意了,骨喰決定梳洗提早去溫室打點。

 

離開宿舍後骨喰來到醫院附設花園的溫室準備替植物灑水及收拾打理,因為那是醫生交給他負責的“工作”。當他帶着鎖匙來到附近的時候,遙遠看到一個有穿著深色運動服的男子走過,平日同樣的時間一般只有值班的醫生或護士來往宿舍和主座大樓,從沒見過有一般市民會走進來,讓骨喰覺得有點意外。

 

男子前往的方向並不是員工宿舍,而是往稍遠一點監護級別屬於中低級的病人宿舍走去,但是來的方向並不是主座,「從哪裡來的奇怪的人啊……」骨喰喃喃道。

 

思考了好幾遍也無法解釋為何對那名男子產生說不出來的怪異感,從後面偷看應該沒問題吧?

 

骨喰小心的尾隨在男子的後方,在對方繞過一個角落後立即追上去卻看不到他的蹤影,「不見了……」

 

 

 

「嘿,壞小孩。」身後突然出現一道男性的聲音,骨喰沒來的及反應便被人壓倒在地上,然後雙手被反制在背後牢牢地抓住,「痛……!!」

 

「我們算是被發現了嗎?接着要怎麼做……」另一把聲線相當低沉的男人發問。

 

「你忘了嗎?我們不能被“任何人”看到,這是遊戲規則,輸了就沒有獎勵,我討厭輸呢。」男人煩躁地回答另一人。

 

骨喰伏在地上看不到後方的人的樣子,「那個,我沒有惡意,我、我在這裡的宿舍寄住……」

 

「住在這的?難道也跟我們一樣?但是,是沒見過的臉孔呢~不管怎樣說也很可疑吧?大典太~」

 

「我一直待在倉庫,沒、沒見過其他人……」

 

「哼…白髮小鬼,我才不會相信你的鬼話,莫非……你是想探聽些什麼嗎?為什麼跟蹤我們?」

 

「ソハヤ,我們快點回去吧,被發現會被責罵的……」

 

「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能把他抓回去好好審問嗎?」兩個男人的對話一直交替着,不知道會被如何對待的骨喰感覺到男人的右手突然按着自己頭,低沉的男聲突然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他要你小心那個人......」

 

「?」

 

「大典太你剛才說了什麼嗎?都說你別妨礙我啊!你啊快說!你為什麼要跟蹤我們?」

 

「我其實……」

 

「你才別吵了……小子你住在這裡的?我有話要問你,你知道一個叫前田的小孩嗎?」突然挨近耳邊小聲的“詢問”讓骨喰反應不過來,「欸?」

 

「喂,不准背着我跟人說悄悄話,小鬼回答我啊!不回答的話便宰了你!」

 

「前田......?」

 

「喔?你知道他?你是他的朋友嗎?早說嘛~」

 

「???」壓制自己的力道明顯放鬆了,但還是沒有讓骨喰起來,之後男人說話聲音變得更小聲了,更像喃喃自語般。

 

他們在交談嗎?他們應該不會傷害我的吧?要找人來幫忙……骨喰想。

 

 

 

 

 

「光世?」

 

「醫生?/!」認出聲音的骨喰跟男人幾乎同聲喊出聲,能夠聽到男人放開骨喰後往後退的腳步聲,仍然趴在地上的骨喰抬起頭看到醫生已來到他面前蹲下,「沒受傷吧?骨喰。」

 

骨喰搖搖頭,重新站起來,回道:「嗯,我沒事。」

 

醫生看了骨喰身後一眼後,臉帶微笑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能夠告訴我嗎?」

 

「因為又做了那個夢,醒了,睡不着便打算早點到溫室打點,然後看到一個……」骨喰正要轉身確認身後的男人是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個人的時候……

 

 

 

“不能看!”

 

 

骨喰煞住了。

 

 

 

醫生耐心地再問一次,「看到了什麼?骨喰你的臉色不大好呢~」

 

骨喰感覺全身都在冒汗卻說不出為何,那到底是一個念頭還是腦內的聲音,雙手不自覺捉緊胸前的衣服,「……好像看到一個身影走過,大概是看錯了。」

 

「哦?」醫生的目光移向“男人”的方向,骨喰只聽到聲音稍高的男人回答:「沒什麼,跟這小鬼開玩笑而已,我跟大典太先回去了。」

 

 

 

 

 

「骨喰,現在這裡只有你跟我,不用害怕,能跟我說剛才的事嗎?被欺負了?」

 

「沒什麼,只是被他們嚇到了。」

 

「他們?是你看到的那個奇怪的人嗎?」

 

「嗯……不知道,應該是我看錯了。」

 

「這樣啊…好吧,我也該去值班了,骨喰你想到了什麼的話隨時也可以找我啊~不管是有關剛才的事情還是那個夢。」

 

骨喰點點頭便轉身往溫室的方向飛快地跑去。

 

 

 

 

 

 

 

 

 

「……骨喰啊,你沒有回頭看真的是太好了。」

 

醫生看着骨喰遠去的背影良久才吐出一句,然後掏出衫袋裡的小型電槍,將保險開關打開再放回去。

 

 

 

 

 

 

 

 

 

「早安,貞宗醫生?」一名身穿護士制服、束着小辮子的年輕女性來到醫生面前。

 

「哦?我記得你是近期被分派到腫瘤內科的實習護士……叫香憐對嗎?」

 

香憐綻放出姣好的笑容,「是的,貞宗醫生很早啊~我以為精神科的醫生不用一大早上班呢……」

 

「因為又到了定期替病患寫評估報告的時間,堆積了不少文件,不提早回來解決不行呢~」

 

「原來是這樣,醫生那我先走了~」小護士躬身後繼續向主座大樓走去。

 

貞宗扶正了眼鏡,「今天碰到的人真多,幸好沒有麻煩事情發生,該去告誡一下三池“兄弟”了。」

 

 

 

-本篇完(?)

 

補充(1):●●不是亂碼,嗯。(笑)

補充(2):長曾彌在這邊遇上骨喰的時候職級還是制服巡警,後來調升到其他警局。

補充(3):本篇故事裡的骨喰的白髮並不是天生的。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