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 《一蓮托生 》03

第三幕  青江

 

 

青江覺得他快要成功了,距離把石切丸完全掌握到手裡。

自和平時代起,石切丸的身份已不方便經常跑出去,所以幾乎每次都是青江偷偷跑暗道到三条家,雖然有石切丸接應,但待不久一定會人撞破,有時候是小狐丸,又有些時候是今劍或其他人,害他想跟石切丸再“親密一些”都成不了事,不過在成功籠絡今劍後,開始能從正門光明正大的進去,干擾(?)的次數也減少了,證明從他們開始下手是對的。

 

看起來年紀最小的今劍,多帶幾次四處遊走時入手的人族發明的各種小玩意,很快便成功讓他站在自己這邊;經常跟他一起行動的岩融,今劍說什麼、做什麼他都支持,所以搞定小的那隻,便一石二鳥;三条的二把手小狐丸,經過幾次旁敲側擊及石切丸的情報,小狐丸對他倆的態度是中立的,但只要沒有大哥三日月宗近的首肯,小狐丸還是不會投下同意的一票。

 

現在就差三日月宗近,天族擁有極高地位的名門望族的三条的大佬。如果有他的攻略小本就好了,至少知道什麼時候該做哪些來提升好感度,青江想着。

 

 

 

人已躺在石切丸的房間的榻榻米上,青江把上上上回放在這兒的抱枕緊緊的抱在懷裡又左右滾了幾圈,「石切丸好慢吶......」人族有句話: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他出差等到今天才有空跑到三条家跟石切丸見面,他有想我的吧?有的吧?!

 

難得今天準備充足,各方面也相當完美,無懈可擊!好一段日子在外面四處跑弄得滿身異味,整個人好好的洗個乾乾淨淨,好好護理一下頭髮和皮膚……等一下,爬起來拉起衣服嗅了嗅,身上應該都沒有怪味了吧?

 

突然紙門被一下子打開,青江嚇得丟開手上的抱枕看過去,來人背着光呼吸有點急速但是沒有說話,眼睛適應了光線後才發現正是石切丸,「喂喂,你好慢~為什麼站着不過來?」今天的石切丸有點怪怪的。

 

「......」

 

「石切丸?」頭歪了歪,眼前的石切丸立即放大然後青江整個人被石切丸拉進懷裡被緊緊的擁抱着,「石、石切丸......呼、呼吸......」此刻的姿勢加上石切丸的體型和力道讓青江被壓得死死的,根本難以脫身,就在他以為自己快要被悶死的時候,對方終於放開了他。

 

有點被石切丸超乎想像的積極嚇了一跳,青江笑笑說:「雖然相隔了半個月,就......」沒說完的話被打斷,「青江,我很想你,想你想得要死了。」

 

「嗚哇,」做出暫停的手勢,青江退到跟石切丸有段距離的範圍,雙手摸摸臉頰,手是涼涼的,「好過份呢……」

 

石切丸向青江伸出右手,「青江,過來。」青江撇撇嘴還是乖乖的往心上人的方向爬過去,搭上石切丸溫暖的大手順着姿勢把自己往石切丸的懷裡一躺,「我回來了。」

 

「嗯。」石切丸抱着青江好一段時間沒有說話,嗅着青江身上發出淡淡的訊息素。

青江沒有催迫他,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待在一起也不錯。

 

 

『求求你,別動手,讓我去......』

剛剛還在苦苦哀求自己的青江轉眼像斷線木偶般倒下的畫面讓石切丸心頭一緊。

 

 

「青江,留在這裡吧!不要回去了,以後留在我的身邊......不,我們一起走吧!離開這裡!」沒有給予回答好與不好的選項。

 

花了數秒消化石切丸的說話,青江轉身看着石切丸,「你真的是石切丸嗎?」又捏了捏對方的臉頰。

 

 

「哈哈哈,那個是真的石切丸啊~我可以保證。」房間外的聲音響起的同時紙門也被打開,正是三条大佬三日月宗近跟小狐丸。

 

「三日月,你別亂來,等等,你們在外面多久了?!」

 

「我從不亂來,小狐你說是不是?」三日月自顧自的踏入石切丸的房間坐着,小狐丸搔搔頭也跟着一起坐下,三日月宗近臉上一片祥和,反之石切丸的反應卻是蓄勢待發。

 

由於太懂得三日月的雷厲風行,為了天族的利益和最大好處,沒有什麼事情不會做,石切丸生怕他會向青江下手,身心都做好了幹架跟帶着青江逃跑的準備。

 

秒懂現場氣氛完全不對勁的青江也坐正了身體,向面對的兩位點頭,「您好,我是青江。」

 

「青江,你跟我家族弟石切丸在一起多久了?」

 

「呃......也有數十個曆年了。」從正式在一起的日子計算的話。

 

「這樣啊。」又一口茶。

 

「是啊......」青江棒起茶杯也喝了一口。

 

 

 

「也該是(你們)結婚的時候了。」美人看着窗外的景色說道。

 

 

 

伴在身旁的小狐丸的目光慢慢地轉過去兄弟的身上,彷彿沒聽清楚剛才兄弟說了什麼。

 

「?!!」青江更是直接噴茶。

 

「三、三、三日月,你說什麼!?」

 

「石切丸你也是的,除非你沒這個意思,否則不要耽擱人家的青春吶。」

 

「這、這......」他當然想和青江結婚,但三日月的心思才沒那麼簡單。

 

「青江啊,你可願意住進三条家來?」三日月宗近握住青江的手問,沒等青江回答又繼續說:「對了,結婚此等大事,還是應該先與閣下的長輩商談?或者你自己可以拿主意?」好看的眼睛盯着青江的眨了眨。

 

「這、這個......」青江萬萬沒想到攻略進度一下子跳到結婚的這關口上,平時的伶牙俐齒完全派不上用場,想立即答應卻有顧慮,但又怕現在不答應三日月會收回。

 

「三日月!」

 

「哈哈,就這樣吧!小狐我們走了,不要妨礙弟弟跟準弟媳獨處。」

 

隨着究極MY PACE的三日月宗近等人風風火火的離開了,石切丸和青江總算能放鬆下來。

 

「青江,抱歉,我不知道大哥會如此突然的......」三日月的葫蘆賣什麼藥,他身為弟弟跟他相處的日子雖然少說也有數百年,至今仍然摸不到底。

 

「吶,石切丸,我在做夢嗎?」

 

石切丸執起青江的手在自己的臉上捏了一下,「你沒有做夢,大哥的確是這樣說了。」雖然他一反常態給他開“綠燈”,很明顯有鬼就是。

 

「關於結婚的事,我需要回去跟我的……我的“僱主”商量一下。」

 

「你擔心他們反對?」石切丸早已從青江口中知道其“僱主”的存在,即當年救下青江的人,但是有關他們的來歷卻完全查探不到。

 

「倒也不是,他們只需要一個能替他們辦事的人,其他的一概不管,而且他們一直知道我跟你交往的事,也從來沒說過半句,何況,我要走的話他們攔不住我的。」青江轉身給石切丸一個安心的微笑。

 

只有石切丸知道青江的笑容背後沒有多少把握,把懷中的人兒摟得更緊。

 

 

 

 

次日,確認青江已經離開三条家後,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來到花園,再三確認沒有人在附近,便沒好氣地說:「三日月大人,請告訴小狐你到底在盤算着什麼。」然後遞一串團子。

 

「哦呀?難道小狐你不贊成石切丸的婚事麼?嗯,看上去好吃。」攻略了第一枚。

 

「因為材料都是新鮮收集的。不要模糊焦點,這句話應該是我來問你,明明你才是最反對石切丸跟青江在一起。」

 

「關於石切丸的神諭,小狐你是怎麼想的?」

 

「這跟你同意他們結婚有什麼關係?」

 

「因為青江死了呀~在石切丸的“夢”中。」向第二枚進發。

 

「難道…」

 

「沒錯,關鍵就在青江並不是死在天族的手上。」

 

「所以盡早把青江納入三条以便監視?這樣也好拴住石切丸不要亂來,這才是我認識的三日月宗近。」

 

「呵,我可不能容忍弟弟被區區一個魔族策反呢~」三日月心中盤算着,「畢竟未來若是改變不了,至少現在讓他了結心願也是作為兄長應盡的一點心意。」

 

「三日月大人!小狐丸大人!」岩融的聲音在遠處響起,看過去老遠便看到高大的身軀無視舖好的道路在花園長驅直進,表情也謹慎起來。

 

「岩融,有急報?」

 

遞上一張寫了不到十數字的紙條給小狐丸,說:「嗯,軍部急報,上位魔族“火龍”大公伊利亞去世了。」

 

 

 

第三幕完


明明中心是數珠丸但過了3篇也沒見到人O<<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