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三:守護之人)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三:守護之人)

 

 

*本篇的支線故事* (承接《7》之後)

主要出場角色:にゃっかり青江,數珠丸恒次,太郎太刀

路過角色:石切丸(?)

 

 

 

 

 

「其實他已經嘗試過殺我了。」石切丸說完便把袖子拉回原處。

 

「看來三日月真是個壞孩子呢,要詳細談談嗎?」

 

石切丸搖搖頭,「當時他只是記憶和情緒比較混亂而已,而且皮外傷不礙事,他會好起來的。」

 

「你的說法很可疑哦~但我會等到你想跟我談的時候。」

 

「謝謝你,青江。我想在調查清楚三日月他在回來之前幹了什麼後,事情便明朗了。」

 

車廂內突然響起手機訊息提示音,石切丸看完訊息皺起眉頭,「糟糕了,被剛才的突發事件搞的忘記了跟三日月確認後天的行程……」說完迅速地鍵入文字送出。

 

「後天?」

 

「我有一個已過世的弟弟,後天是他的生日,每年我們一家人會一起去拜祭他,你要一起來嗎?」

 

「如此感人的家族見面會我還是免了。」

 

「那好吧,接下來我到醫院去,你要到哪?」

 

「在下一個路口放下我便可以了。」

 

 

 

 

青江在市區一處十字路口下了車,目送石切丸乘坐的汽車遠去,「三日月宗近,這個壞孩子到底還幹了什麼呢~有必要深入調查但是被石切丸發現的話他會很生氣,嗯嗯,沒有挑戰性的就不是差事了,你說是嗎,太郎?。」青江轉頭望向穿上黑色套裝西服、體形十分顯眼卻很隨意的坐在道路旁的石階上的長髮馬尾男子,對方正專心地吃着剛到手的小點心。

 

「青江少爺,我對三条的事情並不清楚。」被稱呼為太郎的男人聽到呼喚便站起來回答,把剩下的包裝袋收好才走到對方面前,近距離下太郎跟青江相比甚至高出接近兩個頭。

 

「不要叫我少爺,按輩份我應該要叫你表哥才對......難得你會離開神社到這邊來啊,只有你一個?是數珠丸讓你找我的?多利用科技才不會脫節啊~」青江取出衣袋的手提電話揚了揚。

 

太郎想了想,點點頭說:「嗯……因為數珠丸殿下想親自跟你見面,他正在你的寓所等候着,“其他人”並不知道,所以今天的事請不要張揚。」

 

「……這算是什麼情況啊…..」數珠丸竟然親自過來,意味着事情大條了?

 

太郎的視線移向街角,一輛七人汽車駛過來停泊在二人旁,太郎打開車門示意青江上車,青江嘆了口氣認命了。

 

車廂內氣氛維持靜默,太郎似乎沒有打透露更多,青江為了打破局面只好找話題,「對了,你是怎樣找到我的?」印象中太郎沒有辦手提電話,沒有駕照也不會獨自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司機也不是見過的面孔,很可能是次郎安排的。

 

太郎的反應先是臉上一紅,有點艱難地說:「因為不會用你說的手提電話,便拜託了精靈們幫忙……請不要跟殿下或者次郎說。」

 

竟然連外掛也用了,青江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是遠離塵世太久的緣故嗎?算了,當我沒問。」

 

 

 

 

回到自己的寓所便看到一個全身幾乎被白色罩袍覆蓋的“人”坐在梳化上,兜帽低垂看不到樣子,未幾“裡面”傳來低語聲,「你回來了,青江。」

 

「是的。」青江小心翼翼的坐在對面,太郎上前慢慢解開罩袍的帽子脫下,露出那人的真面目,古老的名門之一京極家現任的年輕家督數珠丸恒次。

 

臉色略顯得蒼白的數珠丸仍然閉着眼,只有臉部朝向青江點點頭,「不用緊張,只是來看看你而已,很快便會回去。」

 

「喔,」相信才有鬼啊……「表哥你不方便出門,使人打電話給我就好啦~」

 

「不會不方便,我換上了運動服才讓太郎陪伴我出來。」

 

有差別嗎?青江的內心在吐糟。

 

「等等,你這身裝束……該不會你是戴着那串念珠出來找我吧?」那不就是說一堆惡鬼怨靈都掛在身上嗎?

 

「別讓外間事物驚動“他們”就好,難道……你是在緊張嗎?放心吧,此行我並沒有打算過問你跟三条家的那個誰的事啊。」

 

喔,嗅到不爽的味道了,「“那個誰”有名字,他叫石切丸。」

 

「這種事隨便就好,」數珠丸頓了頓,「近日得知一些動向是涉及三条家的,我認為有需要讓你知道,未來的日子三条並不平安,你沒必要待下去,回來京極家吧。」

 

「我拒絕,不管平安不平安,我自有能力應付,告訴我你到底知道什麼消息。」

 

對青江的反應毫不意外,罩袍下隱隱傳來念珠轉動的聲音,數珠丸嘆了口氣:「你跟那個人三番四次的相遇,那是你跟他的緣分,所以那時候你無視反對堅持要救他,即便是把京極家的名號搬出來只為保住那個人,我也由你了,但是,今回是三条家自己的事,京極家沒必要參與。」

 

那時候青江還未知道石切丸是三条家的人,只以為是個普通的醫生隨義工團隊到鄉鎮義診,偶爾會到神社幫忙各種神事。某一天他跟隨數珠丸到寺廟作供奉時遇上了石切丸,察覺到針對石切丸的刺客迫近,猜測石切丸的身份背景並不簡單,否則一般人不可能無故被人追殺,但情況危急實在無法撒手不管,幸好數珠丸也出面說明刺客堅持不撤退便等同向京極家揮刀,總算令殘餘的刺客放棄。

 

「那次是我衝動了,我……」數珠丸卻抬起手阻止他說下去。

 

「終究也是一條生命,」數珠丸又嘆了一口氣,不再轉動手上的念珠,「誠然,即使你不出手,也不見得那個人沒能力擊退刺客,恐怕我跟他正面對上亦未必能盡佔上風,青江你說是不是?」

 

兩人能對上的話必定是世紀大戰吧?「哈哈哈……」青江乾笑幾聲索性不回話了。

 

自家表哥即使是個萬年宅,刀法實力仍然不是蓋的,一般人用刀都是以攻擊為主,但數珠丸恒次則以防禦為重,能做到滴水不漏的絕對防禦;石切丸這個人看上去溫溫吞吞,但刀法不俗,而且打擊力驚人,強行要接住全力一擊的話大概會骨折吧?他曾經親眼目睹石切丸使用木刀擊倒對手,那直接被打中身體發出的可怕而清脆的骨折聲及慘叫聲,當下讓他真誠地相信世間上應該找不到能正面對上石切丸的對手,只是石切丸的身手並不敏捷,若對方利用速度及有利自己的地形環境的話,恐怕有機會敗陣下來。

 

……那麼……如果數珠丸跟石切丸對上,誰會勝出呢??

 

就在青江開始腦內模擬兩個實力強橫的怪物級人類在未來可能展開地上最強之矛與最強之盾的對決的時候,數珠丸又悠悠地開口:「我不會強迫你要怎樣做,但京極家早已不問世事,這一點請你謹記。」

 

懂得數珠丸不打算開口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問出任何情報,青江趕緊結束話題:「知道了。」

 

「太郎。」

 

一直在旁邊待機的太郎放下一份有相當厚度的文件,數珠丸把事情精簡說明:「這份委託交給你來處理,委託人是內務大臣的親族,發生現象已經有一段時間,而且有惡化的跡象及危及性命的可能,他們找來的人解決不了。」

 

青江拿起文件開始細閱裡面的資料和圖片,「原來是這樣……這一次讓他們等了多久?」

 

「我們已經使人當面拒絕了還是天天在殿下靜修的寺外等候,實在令人困擾,最後跟他們說會給他們一個答覆才肯離開。」太郎如是說。

 

「表哥你每年就只有那麼一天舉行誦經法會才讓公眾見上你一面,而想見你的善信們列隊的隊伍又長得不得了,那些達官貴人可等不了呀~」想起場面之盛大,人們列隊都快能圍繞山體一圈有多,堪稱一絕。

 

「順利解決了這次委託的話,會考慮讓你從分家過繼到本家啊~你知道本家會從所有有血緣的親族裡挑選有才能的人過繼到本家吧?我可以擔任你的舉薦人。」

 

「誒/殿下?!」青江跟太郎同時發出驚訝的叫聲。

 

「等等、等一下,那不是要通過一連串指定的條件才能有資格被選上……」彷彿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讓青江立時手足無措,基本上所有分家的成員都是以能夠進入本家為目標而努力,雖然青江習慣了自由自在的悠閒生活,父母也本着孩子好好地過活就好,但是能進入本家的話,在親族裡的地位或是顏面也比只是“分家的”成員高很多。

 

「是的,我的說話可是能算數的,得到有份量的人舉薦可是會比其他人輕鬆多了,當然,要達到我的要求並沒有那麼簡單,你不需要現在答覆我。」

 

「可是,石切丸那邊……」

 

「我懂得,你選擇三条家的那個人有部分是出於“那些條件”的緣故,但是很明顯那個人不需要你在他身邊守護,何況三条也不會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

 

數珠丸站起來拉過兜帽,走向門口停下來,說:「有空的話回來一趟吧,每天為亡者誦經超渡雖然是美事,但偶爾也會想閒下來跟親族待在一起。」

 

「呵呵我才不要,反正一整天多半是聽你講道,到時大概連我也會被超渡的吧?」

 

數珠丸禁不住輕聲笑出來,「明明小時候你會主動跑過來纏着我,長大了反而變得如此不可愛了。」接着太郎向青江恭身後便隨數珠丸離開。

 

「啊啊~到底要怎麼辦呢~~~」青江拋下文件索性整個人倒在梳化上,數珠丸不喜歡他接近石切丸是明擺着的事實,「要試探看看石切丸的反應嗎?」

 

眼光移向散落地板的文件及圖片,思緒卻在另一邊,「到底那個情報是什麼呢?好想知道啊~~嗯,去調查一下吧!」

 

 

 

 

 

「數珠丸殿下,那宗委託真的如此重要嗎?能讓殿下作出承諾……」

 

「不重要,但事情並不容易解決。」

 

「那為何……」

 

「只是對青江愛圍繞那傢伙跑感到不悅而已,讓他有差事可做總比現在好。」

 

「殿下,這並不是作為家督應有的風度啊~」太郎誠實地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且為何要讓青江知道三条的危機呢?按他的個性,不追查到底不會罷休啊。」

 

「我對青江的能力有信心,只是三条牽涉的範圍太廣了,沒有不傷及人命的解決方法,我擔心青江過於投入他跟那傢伙的關係,如果還是阻止不了,讓他自行調查三条的過去,早作準備或者抽身離開並不是壞事。」

 

「既然殿下對青江少爺有信心,而他選擇了保護三条家的石切丸作為試煉,自然有能力保護自己。」

 

「從前京極家曾經與歷代皇室及無數大族都走的很近,守護他們,協助他們,但是不知從何時起,人心變了,變得貪婪狂妄,權力使人腐化,因此京極家才不再參與其中。我長居寺廟禮佛,沒有要守護的對象,所以才不能夠理解青江嗎?」

 

「殿下正在守護的,是整個京極家,我想青江有一天會理解殿下的用心。」

 

「嗯,那麼待下次跟青江見面之前,太郎偶爾過來本興寺陪我喝茶吧~也許可以帶上“那些”點心?」

 

「殿下知道!?」太郎吃了一驚,他以為已經藏得很好。

 

數珠丸沒有正面回應到底知道了什麼,繼續淡淡地說:「不用慌張,下回如果次郎不知道的話,我們也許可以偷偷的再多買一點。」

 

「殿下連這個也知道了啊……」太郎驚訝得說不出其他話,偷望了司機一眼,壓低聲量說:「的確,次郎知道的話一定會嚷著要經常出去買酒喝,那樣可不好。」

 

與太郎進行只有彼此知道、第三者聽不懂的對話後,數珠丸終於滿意地點點頭。

 

 

 

 

解說(?):

1.關於京極家—過往是皇室大族等的側近,擅於潛伏在服侍的主君身邊護衛或執行其指令,僅效忠主君一人,跟存在於暗處的忍者並不一樣,京極家的親族大多是擁有官職或身份顯嚇的人,隨着時代過去漸漸發展成以擅長除靈超渡的名門,好像還因為累積下來的人脈關係掌握了頗龐大的情報網絡?

2.關於青江指一串怨靈掛在身上(念珠)、數珠丸閉眼及穿上罩袍的原因—怨靈亡魂都封印在念珠裡,數珠丸每天也會為“他們”誦經超渡;披上罩袍是因為他中途偷跑出去不想讓人發現(其實一樣很顯眼)(笑);一直閉着眼是因為“他們”能透過數珠丸的雙眼看到外間的事物,看不到就不知道數珠丸去哪裡了。

3.數珠丸在一段頗長時間也是獨自一人在寺廟生活,期間只有小青江陪伴(小時候因經常看到各種非人類而被其騷擾,只好送到寺廟跟隨當時還沒成為家督的數珠丸生活了一年多),很疼青江,所以他真的很不爽石切丸。

4.青江跟太郎是遠房親戚,背後隱藏設定太郎跟次郎並不是血緣上的親兄弟,但以兄弟相稱。

5.本篇設定是純天然吃貨的太郎其實偷偷去辦駕照了,目的當然是為了能自己駕車出去w從小到大日常生活都在神社裡,故此對很多社會上的“常識”並不了解,獨自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話會因找不到下車的時機結果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因不希望被經常與外界接觸的弟弟(次郎)認定不能自立(?),故很多事情也會暗地裡向(被青江形容為開外掛的)精靈們尋求幫助。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