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罪與罰》7

[刀劍亂舞]《罪與罰》7

 

獻身者 - 小狐丸 其之二 (下)

 

現代PARO,黑暗+犯罪題材

 

 

 

 

京都山區深處一所被園林和溪流等等景色包圍、提供高價和食的高級會所門外掛上寫着暫停營業的告示,一連三天也被三条財團租用名義上是用作招待業務上的合作商會,然而實際上只有東邊的廂房有在使用。

 

西邊打通了好幾間和室之間的隔間變成偌大的空間,按照約定石切丸會在那裡等待着。就在靠近時,上回石切丸留下委託書時一併留下的一支經過改裝、只能傳遞文字訊息的手提電話傳來訊息,內容只有"進來"二字。

 

沒有標示傳遞訊息的一方是誰,但估計手電配置了定位發訊功能,否則不可能在靠近前便知道,另一個令小狐丸在意的地方,是會面的地方不止只有三条的人在,一般民眾有機會闖入,與過往的安排不一樣,但留在原地也不可能對事情有所推進,小狐丸示意鳴丸小心提防。

 

「哈哈哈,你果然來了,跟長谷部說的一樣呢~現在的科技真是越來越先進了~剛好看完手上這本書,來,到我的身邊來,這裡沒有其他不相干的人在。」意料之外出現的和服男子端坐在和室的一方,抬手向小狐丸示意他過來,方才提及的長谷部則坐在三日月宗近後方靠近紙門的一個角落待着。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石切丸的委託,拿來吧,」沒有回答小狐丸的提問,三日月合上手上的書本放到身旁,繼續說:「另外,脫下那個狐狸面具吧,我對於遵守那些老舊的繁文縟節沒有興趣呢。」

 

眼前的三日月宗近看自己的眼神跟"那時候"的完全一樣,手中一緊又放鬆下來,脫下面具露出本來面目,走到距離三日月宗近還有兩米左右的地方坐下來,從袖衣取出記憶咭放到前面,「......石切丸呢?」

 

「明天才是你跟石切丸約定的日子,石切丸還不知道我在這裡,但估計很快便會發現我耍的小詭計吧~哈哈哈~」

 

估計是那個叫長谷部的做的手腳,「那個人現在在哪?」

 

三日月宗近優雅地笑了笑,「還活着吧......大概?」好像只是在說今天的天氣很好般,他不喜歡這樣的三日月,「......」

 

「石切丸沒有告訴你的事情可多了,嘛,不過他知道的也不多就是。」喝一口暖茶,三日月的視線落在記憶咭上但很快轉開,「為什麼要做多餘的事?」

 

「並不是多餘的事,要確保沒有留下任何證據讓警察把調查的對象放到你身上。」

 

接着三日月宗近站起來,長谷部上前遞上兩把日本刀,他把其中一柄拋向小狐丸,拔出手上的一把並把劍鞘隨意丟到一旁,「算了,反正三条從來也不是吃素的,雖然時間並不多,用它來較量一下吧......但是不認真的話,會死的啊~」說罷揮刀衝向小狐丸。

 

小狐丸並沒有拾起掉在地上的那柄刀,只是翻身閃過斬擊後退幾步,扯下可能會妨礙活動的上衣露出幾乎沒有任何防護衣物保護的半身,從新擺好架式,頭也不回的說:「鳴狐退下。」阻止鳴狐試圖上前的動作,以手甲擋開利刃,在抓住三日月的衣袖前卻被他躲開。

 

「打算以體術戰勝我嗎?呵呵,現在身上沒有武器的你來說有點難度啊~」

 

「不會,打倒你的方法多的是。」

 

刀鋒一轉一記斜斬削去小狐丸幾絲頭髮,「打倒我?哈哈哈~自信從哪裡來的......嗯!?」幾乎同時刀刃被抓住,無視雙手被利刃割傷,三日月宗近沒有絲毫猶豫的放開刀刃任由小狐丸奪走拋開,退開幾步又從手袖取出一柄短刀。

 

這一次雙方也沒有輕易主動出手。

 

雖然鳴狐不知所措的只能注視着莫名奇妙的狀況的首領與僱主,但也沒有漏掉留意長谷部的動向,他的目光雖然放在三日月宗近身上但仍然可以感覺到他的注意力不在這房間內。突然長谷部臉色一變,按住右耳又取出一個黑色的手提裝置確認,然後拉開紙門走出去。

 

小狐丸大概猜到誰要來了,看來有必要速戰速決,雖然眼前人無視手上的短刀的話完全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他很清楚這才是三日月最危險的時候,「你身上還有武器嗎?」

 

三日月改以反手握住短刀,臉上仍然掛着胸有成竹的笑容,「沒有了啊~」

 

「那就好。」確認雙手的傷不影響活動後,以布帶簡單包紥,把手甲固定好。

 

絕美的臉浮上一絲不悅,「嗯...現在的你一點也不有趣......」

 

「三日月,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歪頭作狀思考了一會,「我好像還沒試過親自下手呢~斬殺什麼之類的……而且也沒試過認真跟別人撕殺過呢,我的意思是拼個你死我活的那種,畢竟現在只要一通電話或者按一個按鈕甚至在文件簽上名字就能讓人死掉了,多沒趣。吶,殺人的感覺是怎樣的?」

 

「……三日月,殺人並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呢……對我們來說殺人並不需要對對方抱有什麼感情,受人錢財替人消災,就只是一門生意而已。」

 

「生意嗎……所以說,只要給你錢,不管是誰你也會替我殺掉?」

 

「根據與三条的契約,是。」

 

「那麼你替我殺掉石切丸好不好?價錢要怎樣算?」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石切丸是你的大哥。」

 

「嗯......大哥又怎樣?就不能殺了麼?名門望族不都是這樣演的嗎?爭權什麼的~」

 

「你並不是真的想殺掉你大哥。」

 

「嗯...其實殺誰也可以,能親自下手最好。」

 

「……」小狐丸上前執起三日月持刀的手把刀鋒放到心臟的位置,「要確定對方一刀弊命的話,往心臟刺一刀,或者割斷主要動脈,例如頸項這裡。」

 

「首領!!?」鳴丸幾乎要跳起來,但看到小狐丸要他別動的手勢只好繼續待着,他也沒有忽視外面園林傳來的細微聲音。

 

「割下去的話,你就要死了,不要緊嗎?」

 

「只要是你的話,」小狐丸直盯着三日月眼中的新月,繼續說:「因為約好了不會先你一步死去。」

 

三日月眯起眼,把短刀收起來,輕輕地挪開對方的手退開,「說什麼呢,就只是一頭寵物而已……」

 

「為什麼是長谷部……他能做的、他會做的,我也能做到。」當三日月"已經回到三条家"的消息後傳開後,那個名叫長谷部國重的男人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來,帶着三日月的親筆信來到三条財團的本部大樓直接坐上總裁秘書的位置,身份背景成謎。

 

當然,外面的人不會知道長谷部國重這男人原本是國外特務機關出身,後來因不明原因脫離並進入一家表面上是人才派遺公司實際是中介僱用殺手組識待過兩年,再經過一段空白時間,才出現在三日月宗近的身邊。

 

小狐丸不明白三日月為何要讓長谷部這個人留在自己身邊,到底他想要做什麼? 

 

「長谷部很能幹呀,他能替我辦理很多事情,不管是三条的業務還是"私人的"他也會一一辦妥,有他在我也能好好的偷懶,浪費人才就是暴殮天物,但是長谷部最能幹的"部份"可是你永遠做不來的,小狐丸。」話畢門外從遠處慢慢傳來對話聲,其中一方似乎試圖阻止另外一個往這邊前進。

 

「……」

 

小狐丸穿回上衣撿起記憶咭,三日月宗近就只是回到原先的坐位坐着替自己倒了新的茶。

 

當紙門被打開,門外的不意外正是本來約定見面的石切丸和長谷部,石切丸視線在三日月和小狐丸之間來回了好一會,緊張的表情才稍為放鬆了一點。

 

「大哥,你來了啦~」長谷部也不再阻止,在石切丸步入和室後直接拉上紙門,可以透過紙門隱若看見長谷部在外面等待。

 

「三日月,下次不要再耍那些小把戲了,那支手機並不是讓你這樣使用的,還有,至少你應該多帶幾個人在身邊,你應該記得早上發生的事。」面對石切丸連珠炮發的說教,三日月只是笑了笑,沒有表示什麼。

 

該考慮讓堀川二十四小時監視三日月或者直接在三日月身上安裝竊聽裝置了,小狐丸這樣想。

 

石切丸走到小狐丸身邊接過記憶咭並收進衣袋,問小狐丸: 「這是最後的了?」

 

「是的。」

 

「三日月,既然你在這裡,我有話要跟你說……」但話還沒說完,長谷部突然從外面走到室內並把取下一個長方形的黑色袋子,一邊組裝裡面的黑色配件一邊說: 「三日月先生,請不要走近這邊。」

 

幾乎同時,房間的另一邊紙門也走進一名墨綠色頭髮束長馬尾的年輕男子迅速地走到石切丸身旁把他拉倒按在地上,並抽出脇差跟他說:「你弟弟惹的"麻煩"上門來了。」男子的體格跟石切丸的有明顯差距但仍能輕易把對方擱倒,似乎身手和來歷並不簡單。

 

「青江!?對方有多少人?」雖然什麼也沒看見的石切丸沒有介意青江的粗暴但還是按對方的意思伏在地上問道。

 

「不多,但麻煩的是遠的那個,可能還有更多的正在過來。」

 

「呃…??青江你早就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先把他們處理掉!」

 

「喂喂,你的指示只是吩咐我在你來到之前看好你弟弟別讓他亂來,沒叫我做其他事情呀~」

 

「青江你……算了,現在要怎麼辦?」

 

「我們先起來到裡面的房間去吧,那邊的幾位自會把他們處置掉。」鳴狐不知從何時起從房間消失,小狐丸則撿起先前掉在地上的刀,青江轉向三日月說:「三日月少爺也請一起隨我到另外一邊的房間。」青江對仍然安然坐着喝茶的三日月說。

 

「有客人特地來找我,我當然要待在特等席(這裡)了,長谷部你退下吧,確保不會影響到東邊廂房就可以了。」三日月宗近臉上的期待恍忽讓人以為那是期待已久的訪客即將來到。

 

「但是……我知道了。」說罷長谷部便帶着組裝好已經裝上消音器的手槍提着黑色袋迅速離開。

 

房間最後只餘下小狐丸和三日月宗近二人,六名手持長刀的黑衣人也先後闖入,其中一個似是領頭的人大叫:「三日月宗近!受死吧!!」接着先衝向站在中間的小狐丸。

 

「小狐丸啊,那個,可以的話請不要弄髒房間,不然店家下次便不會再讓三条繼續借用他們的店的了,我很喜歡吃這裡的招牌菜呢。」

 

「老樣子喜歡刁難別人呢……」雖然嘴上是這樣說,小狐丸把日本刀連同劍鞘直接投向剛才喊話的一名黑衣人直擊對方的臉部後,踢掉第二人手上的利刃後, 並抓住另一名黑衣人以手刀劈向喉嚨,對方捏着頸項痛苦的倒下去,正式了結第一個。

 

一枝細長的針狀利器朝第二人的太陽穴插入,沒流出一滴血。

 

淡定的看着小狐丸尤如表演似的先後扭斷第三人的頸骨,領頭的一人乘機往臉上的優雅笑容變得更燦爛的三日月宗近衝過去。

 

「納命來!!」言畢已到來三日月跟前舉起刀準備斬下去的時候,男人迅即被小狐丸藏在左手手甲的鋼索纏緊頸部後往後一拉,用力摔在地上的同時變成一具屍體。

 

剩下的兩人見狀掉下武器慌忙往外面逃去,但還沒走遠便被待在廊道的長谷部用槍擊中額頭,確認再沒有其他人往這邊走來後,長谷部上前檢視屍體的狀況,一人倒在地上,另一人掛在木欄杆上,看向森林方向自言自語:「完了嗎…..」

 

 

 

「啊啊,剛才真的很危險呢~幸好小狐丸你來的及,不然我就要掛了,」帶着優雅的微笑鼓掌來以示讚許,語調聽起來卻沒有一絲驚恐,一切就像意料之中似的,三日月終於站起來看看屍體的樣子說:「果然是專業的,地板上沒沾到一滴血,俐落的像舞蹈一樣。」

 

小狐丸解下鋼索收好,才說:「你明明知道他們會來,為什麼要冒險。」

 

「那個老頭沒有親自來我才覺得奇怪呢~但難得能看到你大展身手,這很值得。」

 

小狐丸嘆了口氣,「你這個人真是的……」但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先解決,取出手提電話按下事先設定好的按鍵,接通後低聲交代了幾句便掛上電話,「屍體稍後會有專人來處理,你還不是在現場比較好。」

 

「誒?!!可是我想知道你們一般會怎樣做~~」好奇寶寶這樣說。

 

「哪裡有僱主會在殺人現場監督屍體如何處理啊!?你別胡鬧。」三日月的思路有時候讓小狐丸很煩惱。

 

「這樣……有辦法了,我躲在這裡看,你別作聲就行了。」

 

當青江出來確認狀況時,便看到一身華貴狩衣打扮的男子打開收藏座墊、被舖等等的櫃取出裡面的東西再把自己嘗試塞進去,「三日月少爺請問你在幹什麼……」

 

「如你所見,他在嘗試把自己藏起來。」小狐丸好心回答後再一次嘆氣。

 

「這樣啊,那我跟石切丸從另一邊回去好了,加油。」那句"加油"是跟三日月宗近說的。

 

青江從原路離開後,長谷部拖着兩個長型黑色膠袋回到房間放置好後,便直盯着方才三日月的"藏身處",又看了看正在收拾屍體的小狐丸一眼,遲疑了一會才開口:「三日月先生,請問您在幹什麼?衣服…露出來了。」

 

「……」裡面傳來衣物磨擦的細碎聲音後原本露出來的衣服也完全收進去了。

 

按慣常運作對方應該快到了,不能再讓三日月待在這裡。小狐丸一針見血的說:「三日月啊,你把自己藏進去而把裡面的東西搬出來,那麼那些"多出來的東西"要放哪?」跟告訴來人"這裡有人"沒分別吧?

 

於是十秒後把自己變得衣衫不整的三日月宗近只能認命的爬出來。

 

「請你盡快把他帶回去。」雖然對長谷部沒有好感,但現下只能拜託他把三日月送走。

 

 

 

 

「喂喂~這邊是河原派遺公司提供上門服務~~我是清光,那邊的是安定。」一紅一藍的少年模樣的人提着清理工具拉開紙門走進來,紅衣的男子先介紹自己和同事。

 

「閣下是小狐丸先生吧?多謝貴客一直使用本公司的服務呢~今後也請多多指教。」名為安定一臉和氣的少年向小狐丸躬身。

 

「今回需要處理的物件都在這裡了嗎?一共六件對吧?剛才過來的路也會清理好的,」清光一詢問一邊收拾打包完全沒有浪費時間,「還有一件,在外面。」回答清光的一直沒見踪影、不知什麼時候起已回到房間的鳴狐。

 

「外面啊……」清光到外面看完,返回室內便跟小狐丸說:「要帶上來要花不少功夫呢,有附加費用啊~沒問題嗎?」

 

「沒問題,付款跟以前的一樣。」

 

「好的!這裡交給我們好了!請慢走~」

 

「首領,關於僱用那些殺手的人......」直到已經移動到相當遠的地方鳴狐才開口問道。

 

「不用了,我想三日月自己也很清楚,先回去吧。」

 

 

 

 

 

另一邊廂,青江跟石切丸坐在三条家專用車在回去的途中,青江看了好一會風景才轉頭跟石切丸說:「你弟弟一直都是這樣奇怪的嗎?」

 

「不是啊,為什麼這樣問?」石切丸一直低頭看文件不以為然地說。

 

「倒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一直覺得他予人的感覺很怪而已,他跟那個叫小狐丸的人是什麼關係?正確來說他跟三条是什麼關係?」

 

「什麼什麼關係?」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話說你弟剛才說要買兇幹掉你啊,你有什麼感想?」見石切丸迴避自己的問題,只好轉移到第二個。

 

「只是說說而已,你不用當真。」

 

「原來是這樣,你知道我的家業是幹什麼的,到時就算是你親弟弟也不會給面子啊~」

 

石切丸考慮了好一會,才放下手上的文件,把右手的衣袖解開袖口褸並拉起,展示一道已經變淡的細長疤痕,淡淡地說:「其實他已經嘗試過殺我了。」

 

 

 

tbc—

後話:

-又是各種客串,安定清光的河原公司就是提供收費服務專門替人處理各種事後(?)並且把一切痕跡清除掉的業務.

-青江的背景跟石切丸的二三事大概也是留待支線故事裡交代,家業性質是護衛(?)……(艸)

-總之辛苦長谷部了(謎)

-爺爺實在不能沒有小狐丸在身邊照顧......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