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一:共生)

[刀劍亂舞]《罪與罰》(番外一:共生)

 

 

*本篇的支線故事*

大典太光世+ソハヤノツルキ

 

 

「我說你啊,該出去走走了,今天是星期天,我們一起出去找找樂子吧~」金髮男子坐在箱子上看着窗外陽光燦爛,回頭跟房間內的另一名正拿着雕刻刀刻木頭的黑髮男子說。

 

「我不去,我待在這裡就好,這裡才是我應該待着的地方。」黑髮男子專心地刻劃手上的木頭拒絕了金髮男子。

 

「這裡有什麼好,外面的人都很有趣,而且又有很多新奇的玩意~」

 

「你......難道你又偷跑出去了?」男子終於停下手上的動作定眼看着另一人。

 

「怎麼?你又管不着我~」

 

「你沒傷害了誰吧?」

 

「誰知道呢~」

 

「消失吧......」

 

「說什麼呢,你不能沒有我,我也不能跟你分開,這是從出生起就注定了的事啊大典太光世。」

 

「......」別過頭,沒有回答金髮男子。

 

「你才是最不想待在這裡的人吧?你其實是很想很想出去的,我知道你喜歡小動物,我知道你有偷跑出去餵牠們,那些小鳥......」

 

「你怎麼知道......」

 

「我什麼也知道,你的衣袋裡有飼料的碎屑,我知道你乘我睡着的時候出去了。」

 

「你知道了又怎麼樣......」

 

「你也不想再過着被綁在床上擔驚受怕、被關在暗房裡孤單地等死的日子吧?外面的世界才是我們應該去的地方,他們欠我們的。」

 

「我不想傷害任何人,不要迫我。」

 

「那你就繼續待在這裡腐爛掉吧!我要出去!」

 

「不行!!ソハヤノツルキ你不能出去!我會告訴醫生你偷跑出去的事...」大典太光世站起來,擋在門前。

 

「嘿,是醫生讓我出去的~」

 

「什麼...為什麼......」

 

「醫生跟我正在玩遊戲,想要知道是什麼遊戲嗎?要一起出去玩嗎?」

 

「玩...?」出外的吸引力強大得令光世動搖起來,然而想到從小到大大家以至小動物也害怕跟自己接觸,連父母都寧願把他關在看不到外面的房間,「我不知道...我對外面的世界並不熟識,我......」

 

「不用擔心,醫生跟我們玩遊戲而已,我們做到醫生給我們的"任務",我們能待在外面的時間便越長,可以玩可以去吃好吃的東西,去動物園看動物之類。」

 

醫生能答應讓他們出去的話應該沒問題的,光世這樣想,「要做什麼......要做什麼才能出去......」

 

「就是做我們以前做過的事啦~不過遊戲的難度很高,但醫生會給我們提示的,要晚上偷偷的完成,而且不可以被其他人看見啊~」

 

「我們以前做過...的事!?ソハヤ,這樣也可以嗎?!」

 

「當然~」

 

「被其他人看見的話......會怎麼樣?我們會再次被關着的吧......我不要......」他討厭被關着,但待在這裡似乎才是對大家好的做法。

 

「被看到的話......別讓對方說出去就可以了,嗯,醫生是這樣說的。」ソハヤノツルキ稍微回憶了一下醫生跟他說的話。

 

「這樣......」

 

"咯咯" 門外傳來敲門聲,「我要進來了啊~」

 

「醫生。」

 

「光世在刻什麼呢?看木頭的樣子似乎是小鳥,光世真的很喜歡鳥呢~」

 

「醫生~你為什麼不問我?我明明也在這裡~~~」ソハヤノツルキ孩子氣的撒嬌着。

 

「ソハヤノツルキ也在,抱歉抱歉,我沒注意到你醒了,那麼ソハヤ正在做什麼呢?」

 

「我剛剛在跟光世說我跟你玩的遊戲,他也很感興趣呢~」

 

「哦?那麼光世的決定是?要一起玩嗎?」

 

大典太光世第一次被別人邀請一起做一些事,高興之餘有點害羞的點點頭。

 

「光世你第一次玩可能不大了解和習慣,你先去睡,我跟ソハヤノツルキ說明今次的遊戲內容然後他跟你再商量要怎麼作?」

 

「好......」

 

 

 

 

「ソハヤノツルキ?你在嗎?」

 

「在啊~我聽到了。」

 

「你竟然告訴了光世我跟你之間的小遊戲,我有點意外。」

 

「光世早晚也會知道的,反正他也想出去,我們"一起"的話才是最強的,畢竟他"那方面的實力"比我還要高,可能他一人就能辦到也說不定。」ソハヤノツルキ雖然不大服氣但也必須承認光世比他強。

 

「雖然光世實力比較強,但是沒有ソハヤノツルキ在的話,他可能待在這裡都不願出去呢。」

 

「當然~我跟他從小就在一起了,也只有我才能說服他走出去,那麼,今次的遊戲內容是?」

 

 

-完(?)-

 

後話:

數小時產物,顯然是怨念文,大典太光世,ソハヤノツルキ你們真的有實裝嗎?orz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