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剑乱舞]《罪与罚》3

[刀剑乱舞]《罪与罚》3

献身者:小狐丸   其之一


現代PARO,黑暗+犯罪題材 

 

 

新月之夜,天上无云,清劲的晚风吹过市内一处遍布不同规模的古老建筑物群,小狐丸身穿轻便的夜行装待在其中一座老建筑的屋顶,抬头看着月光但又像正在思考事情。

 

突然一名黑衣蒙面男子从小狐丸身后冒出并恭敬地说:「首领,已经收拾好了。」

 

「我知道了。」一个翻身落在日式楼房的小庭园里,慢慢的步入室内,会客室的一面墙壁和地板散布血溅的痕迹,显示不久前有人安静而迅速的完成了刺杀行动,但房间内并没有尸体,小狐丸越过房间,沿路散落零星的血迹,来到一间打开了暗门的密室,一具被割断颈部大动脉的中年男性尸体被放置在里面。

 

歪头看了看,似乎并不是很满意,「现今杀人也流行要弄得这样花巧么?不过雇主的意思最重要呢~」从怀中取出一张写有"天诛"二字的纸张放到靠墙跪坐着的尸体的胸口上,以一柄特制的小刀刺入固定。

 

步出宅第,刚才向他报告的男子再次出现,递上一块白布,「其他有可能留下痕迹的东西都已经带走烧毁了,请问还有其他吩咐吗?」小狐丸接过白布抺走双手被血迹溅到的地方后又丢回去。

 

「清除掉外面的护卫是和泉守那家伙的工作吧?留下了子弹的痕迹是怎么回事?技艺不精的家伙留着也没用,总不能每次都替他收拾残局啊堀川……」

 

「实在是十分抱歉!!」被叫作堀川的男子了解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借口,但幸好小狐丸也不打算跟他较真,「算了,刀都快将成为历史了,散吧。」得到首领原谅,堀川领命离开。

 

「还有事吗?」小狐丸望向不远处树林问道。

 

「请问首领今天晚上也要去见那位少爷吗?」一名戴上面具的、身材并不高大的男子从树下阴影间走出,显然不想让小狐丸以外的人看见。

 

「……」

 

「鸣狐此事上不敢有意见,只是师父不希望首领对前事纠缠太多,毕竟……」小狐丸作手势阻止鸣狐继续说下去,「我知道!我知道……」

 

「还望首领谨记师父教诲,鸣狐告退。」

 

*   *  *   *   *

 

小狐丸来到三条家名下的一所物业,整体外观上与其他老旧房屋无异,但细心观察的话会发现外围装设了隐闭监控器材,其中竟包括热感探测,恐怕越接近房子保安越严密吧…

 

但这对小狐丸来说并不造成妨碍,从小接受非人可承受的各种训练,调节自己的体温作潜入行动并没有难度。

 

一楼的房间只有微弱的灯火,二楼有装设传感器恐怕不能顺利通过,小狐丸避开监控摄影机踏入回廊,稍稍适应黑暗,拉开纸门进入茶室,确认楼梯附近没人后,身后茶室另一边的纸门突然被拉开,小狐丸立即从身上摸出针状暗器但脑海闪过了什么而犹豫了半秒,「慢着!」从声音确定身份后,小狐丸庆幸没下杀手。

 

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碰上意料之外的人,「是三条家的石切丸……」小狐丸收起手上的暗器,灯光同时亮起,「这并不是陷阱,三日月的确在这里,我是特意在这里等你的。」

 

「你知道我会来?」

 

「我知道三日月给你留下"口讯"让你到这里来。」端坐在桌前的石切丸示意小狐丸也坐下来,「所以呢?你在这里等我的用意是什么?想要抓住我可没那么容易呢…」

 

「不,这所房子"现在"只有我和三日月在,我只是想看看三日月跟什么人见面而已,现在知道那是"你"我便安心了,因为你是不会伤害三日月的……」

 

「……你知道我跟他有见面?看来我的功夫还未到家呢~」

 

「嗯,是有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毕竟之前发生了那种事……不过今天我只是想好好的谢谢你,你是"凉"吧?」

 

「我并不叫"凉"……很久以前起已经没有人会这样叫我了。」只露出双眼,声线让人听不出感情的变化。

 

「上一次看到你,是三日月失踪后家父联系你们进行委托,那次会面其实我也在场。」

 

「……」

 

「三日月的失踪……你的反应让我很在意,加上我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位跟你很相像的小孩跟三日月走的很近,所以我猜想会不会就是你。」

 

「那是过去的事了,我跟三条家再无关系。」

 

「有关系的。」石切丸收起温和的笑容,态度也严肃起来,以正座的姿势弯身手放在前面着地然后低头向小狐丸行了一个大礼,「因为你,三日月才会在这里。」

 

「你不用谢我,由始至终,代替三日月成为"桩"是我的决定,何况选择权在家师手上,虽然最初师父属意三日月,但他最后选择的是"我",组织与三条家之间所立下的契约,最后一件的"代价"已经完成,以后各不相欠,所以你不必因此觉得亏欠了谁。」

 

 

 

古老的暗杀武装组织与三条家曾立下契约,以效忠三条、成为三条的"黑暗"作为条件交换三个"代价",不论索取之物为何,只要提出以此为"代价",三条不得拒绝,否则视为解约并且定必遭到报复。

 

第一和第二个"代价"以三条的财力和势力可轻易达成,唯独第三个……

 

十数年前的一个晚上,古老组织的首领来到三条本家,提出第三个"代价",组织需要培育一个继承人,而当时首领指名要带走三日月宗近。如果单单只是需要有才能的人倒还好办,但首领需要的是有三条血统的小孩,三条本家和分家有不少符合要求的小孩,可偏偏就选了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三条家主的一个,结果现任家主陷入两难的局面。当时"凉"的出现,解决了三条家的困局。

 

石切丸记得那时候大宅里住着很多人,因为父亲娶有数名妻妾,而且有一段日子本家和分家的小孩都住在大宅里,石切丸自己也数不清分不清的弟妹们到底是哪位跟哪位,当中亲弟弟三日月除了自己,还跟一名叫凉的小孩走得很近,他只知道弟弟跟凉的感情很好,仅此而已。

 

只比弟妹们大三数年的石切丸知道弟弟可能要被带走以后再也见不到而感到焦急但他什么也做不了,后来从父亲口中知道,凉会代替三日月跟那个男人离开,他心里的确松了一口气,也同时责备自己的坏心肠。那天之后,大宅再没有人提起凉或跟凉有关的一切,石切丸偶然偷听到下人的对话才知道关于凉的所有记录都已全部被抹消掉,不单再没有被人提起亦再也不"存在"于三条家了。

 

这件事他一直记挂着,直到那天,看到随同首领一起与父亲见面的蒙面男子,让他想起了"凉"。

 

「哈哈哈,想不到你是最能看开的人,我要为此而向你道歉。果然三条家最无用的是身为大哥的我呢,家父认为我的个性过于软弱,如果我能够在长辈们面前展现更能干的一面的话……不仅如此,是我做人做事也太过拖泥带水才会让三日月独自承担起三条家的一切。」

 

「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是想保护好三日月……但是把他推落深渊的人也是我。如果当时我在他身边,或许就能避免一切……」

 

「这种事没有人会预料到,我不能确定三日月记得多少,但是对那些伤害了他的人,三条家不会放过他们。」

 

「已经全部找出来了吗?」

 

「嗯,三条家的网络一直在运作,应该还有漏网之鱼,有些藏得很深不容易找出来,而且要确认身份有些难度。」

 

「你啊…还真敢说自己做事拖泥带水呢…」

 

「若果是为了保护家人,能让人成为恶鬼修罗也不是说不通的事吧。」石切丸始终温和地笑着。

 

「嘛……」

 

 

 

「好吵……石切丸你还没回去吗…」不远处传来三日月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未几身穿睡衣抱着白色抱枕的三日月出现在门口,揉揉眼看到小狐丸和石切丸在一起,「呀,小狐丸你被发现啦真逊……」

 

石切丸听到三日月的话,眼光停留在凉身上,「小狐…丸?」

 

小狐丸转向三日月举起双手表示投降,「被发现了,所以今晚我不陪你了。」

 

「嗯嗯怎能这样……」三日月决定使出惹人怜爱目光攻击。

 

「三日月,你知道“小狐丸”不可以到二楼去的,不好好睡觉的话,明天眼睛会变成熊猫眼啊~」石切丸说,然后在三日月升级至眼泪攻势前,又开口:「不过你可以跟“小狐丸”去散步再回来睡觉。」

 

闻言三日月眼睛都亮了,「还是石切丸最疼我,我去换衣服!」

 

虽然确定脚步声远去,石切丸仍然压低声线说:「三日月的状况如你所见,在本家以外,他就只是完美地"扮演"着"三日月宗近"这个人,他的记忆并不完整,他会叫你“小狐丸”的话代表你在他的心里是特别的,毕竟小时候"小狐丸"陪伴了三日月一段颇长的时间……我想,只有你能令他好起来吧。」

 

小狐丸摇摇头,取出皮料颈圈轻轻揉捏着,「我并没有你想的那样重要,再说,我跟三条家已经再没有关系了……」

 

「不,不管是"凉"还是"小狐丸",永远都是三条家的"家人"。」石切丸刚说完,换好衣服的三日月带着一个袋子重新出现,「去散步!」

 

让三日月把颈圈套上,小狐丸无视惊讶的石切丸直接打横抱起三日月往外面走,突然地双脚腾空,三日月不自觉抱紧小狐丸,「三日月,捉紧我,要走了啊~」一下子跳到空中,三日月惊叫了。

 

石切丸还是第一次见机动力如此迅速的"散步",定过神后,他来到庭园的一个角落,设置了一块小型的墓碑,上面刻写着"小狐丸"还放置一条已经相当残旧的颈圈,「即使你已经过世了这么多年也仍然在守护着三日月呢……」

 

 

 

顾虑到三日月的安全,两人并没有走太远,最终在一栋楼房的屋顶坐下。

 

「小狐丸,你跑太快了……但是,很刺激,哈哈。」三日月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和衣服,又深呼吸了数次。

 

「喜欢?」

 

「嗯!」三日月的笑容让小狐丸的内心受到冲击,情不自禁伸手轻轻地抚上他的脸颊,「三日月……!!」不到两秒察觉自己的行为后立即收回去。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然后开始翻袋子取出一个盒子打开,「我准备了你喜欢的食物,你看!」

 

「你记得我喜欢油豆腐。」

 

「当然~来……」不等小狐丸动作,直接伸手拉下他的面罩把手作物塞进去。

 

虽然并不介意三日月的(有点)粗暴(的)喂食,但对食物还是有点坚持,「三日月你是不是调转了调味料?」

 

「呜呜…对不起……」带着哭腔的三日月直接扑到小狐丸怀里抓住他的头发和衣服,还偷瞄一眼才继续埋头哭。

 

小狐丸对三日月完全没辙,总之先哄了再说,拉好面罩不让三日月看到自己此时的慌乱,「嘛…其实味道也很好啦…」

 

继续把自己埋在小狐丸怀里好一会又闷闷的说: 「吶,小狐丸你以后别走,一直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身体里面有一头怪物,"它"一直想跑出来,但小狐丸在的话,或许"它"就不会出来了。」

 

扭住怀中的人轻轻抚顺头发,「就算"它"要出来,我也会赶走"它"的,你知道我不会拒绝你的请求。」

 

 

 

当小狐丸把三日月送回大宅时石切丸已经不在了,但房间的矮桌上放了一份文件和一个铁箱子,铁箱里只有一部手提电话。

 

「下回的委托吗…」小狐丸笑了。

 

 

tbc—

 

后话:

-剧情需要借用了真实演员的名字, 至于是谁嘛……(艹)

-各种龙套路过.(笑)

-很想写小狐三日LOVE LOVE日常...

-有空补回设定什么的...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