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剑乱舞]《罪与罚》2

[刀剑乱舞]《罪与罚》2

求真者:长曾弥虎彻其之一

 

 

现代PARO,黑暗+犯罪题材,由数个没有既定主角的短篇组成的故事

 

 

 

 

报案室里到处也充斥着不同大小的喧闹声,报案的市民、警察押解犯人到审讯室、没事干完全不知道为什么哪里都不去就是也要往这里跑的人,总之变成菜市场般的警局今天也是正常运转中。

 

「唉……」

 

「?」捧着一箱档案和空白表格前往各部门派送的蜻蜓切来到失物部发现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长曾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有东西不见了吗?先填完这张表格再说。」左手往抽屉摸出一张纸就往蜻蜓切那边送,机械式的台词和动作,配合目无表情眼神死掉凝视某个方向就是没看着你的样子,长曾弥充份地展示了什么是没干劲。

 

「明石呢?他今天应该在失物部当值吧?我是说你是刑侦组的探员为什么会在这里…」明石国行是警局局长不知哪里来的侄子,因为做人做什么都没干劲,唯有运用"个人影响力"把他安放到这里当个短期的文职,以免不知哪天发现他因为住处弹尽粮绝(又懒的离开住所)而变成干尸。

 

「我也不知道,那么蜻蜓切你为什么在送文件,你明明是交通组的组长,今天不用出勤吗?还是说,你又被什么人拜托(=欺负)了?你人也太好了吧……」

 

「咳咳,这方面你不用费心,山姥切,你来说。」目光移向刚才叹气的人。

 

突然被点名、一直默默地当值、正职是失物认领部职员的山姥切国广先把兜帽往下拉,才幽幽地开口:「明石他好像病假了,而长曾弥先生是过来看电视的。」靠,山姥切你为什么要说出来…

 

认为失部认领部当值的时间太过无聊但因为部门处在报案室旁人来人往的,不能明目张胆的低头滑手机(或者扒在桌上),所以在柜台水平视线的隐闭处放置了部小型数码电视,如此一来偷懒也没那么容易被人发觉。(by明石)

 

「法医那边5点完成报告,就让我待到5点,5点就走了。」虽然蜻蜓切不会多言,但还是怕传到局长的耳边到时身心被轰炸那可不好,长曾弥急忙举高双手合十求饶。

 

「我说,长曾弥……算了,我什么也没看见。」瞄了一眼时钟,下午4点30分,蜻蜓切决定果断无视,放下文件赶紧去下一站。

 

「蜻蜓切你是个大善人,最喜欢你了~」太过呕心的台词和(明显装出来)痛哭流涕的样子令身旁的山姥切国广冒起一阵寒战,幸好还有1.5小时便下班,山姥切这样安慰自己,把兜帽拉得更下了。

 

蜻蜓切一走,长曾弥继续专注正在放送特备节目的电视,话题围绕那位著名艺术家兼三条财团的现任继承人三日月宗近,日前监察期限届满跟律师等随行从法院办手续离开及接受传媒访问的报导。

 

三日月宗近自小已经在音乐、绘画、雕塑等等艺术方面崭露头角,获奖无数,每次举办作品展览或参与分享交流会皆坐无虚席,加上头脑也是一等一,纵使家族背景复杂,大学刚毕业已经能够从数位后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下一任财团继承人,然而,约一年半前于财团的酒会里突然失踪,一切都改变了。

 

三日月宗近自此下落不明,三条财团用尽一切方法四处搜寻甚至高额悬赏仍然没有效果。

 

外间猜测包括有小少爷与女性私奔离家出走等等苦恋剧目,甚至绑架意图勒索大笔金钱,但这些都不能证实。

 

回到更早的数个月前,正式踏入接手管理财团业务不久的三日月,收到一个匿名包裹,里面是一座看上去由疑似人体组织组成的座枱装饰,附送的咭片写上:希望您喜欢

 

幸好经过分析鉴定后,只是动物组织和制作模型会使用到的物料,但视觉效果之强烈,还是令三日月宗近身边的保安级别立时上升到二倍的保镳随行出入。因为当时一般认为是财团在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所作的恶作剧,几乎没有人注意到三日月脸上出现一丝阴霾。

 

往后的日子,还是继续有类似的诡异物件寄到三条的物业,不过大楼保安等相关职员都收到栏截销毁的指示,所以这些应该都不曾在三日月宗近眼前出现。

 

一年半前,开始收到表示想与三日月见面的狂热崇拜匿名信件。三条实际收到的应该远比交到警方手上的更多,内容上大概也……长曾弥实在无法想象,的确三日月宗近的美貌作为男人也必须承认,但那种狂热程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作为前线侦查的探员,背后是否有更多不能公开的证物不得而知,但证据是三日月宗近大大减少了出席公开场合,到达几乎足不出户的程度,驻场的保安和保镳数量至少提升至三倍,想必本人也承受不少惊吓和压力吧……

 

失踪当天是三条财团在市内最高级的酒店举办的周年酒会,三日月宗近身为财团重要人物无论如何也必须在露面,但事件之敏感保安方面也不能让客人感受到压力,于是委托警方派员到场潜伏跟监。

 

没有人知道三日月是如何、何时在宾客的视线下的消失,当大家发现完全联系不上三日月,已经是酒会的尾声。翻查保安摄录像像,三日月最后被拍摄下出现的地点是通往外面的逃生通道,然后没了。

 

相关案卷以长曾弥的权限也无法调来查阅,不然应该会有了解更多内幕。

 

三日月宗近成为了失踪人口后,三条财团似乎使用了某些势力或者"管道"探查三日月的下落,对外声称因营运需要故此掌控财团的权力转至三条家的大哥石切丸身上。这件事成为了无法公开的丑闻,时任警察局长也因此提早十年退休,警方完全无法在三条财团面前抬起头,甚至被放话「已经足够了,关于我弟的事,三条家会自行负责,不劳警方费心,也请你们不要妨碍三条家"行动"。」

 

据说当时石切丸脸色和语气相当温和,但说话内容却令人感觉到三个字:狠、冷、绝

 

三日月宗近再次出现在大家眼前是半年后的事了,确实时间及如何回到三条家并不清楚,销案的手续是由财团专属律师及石切丸办理,由警方派员到三条家确认,而三日月本人一直在本家由私家看护照料,到底失踪的约半年内发生了什么事,恐怕只有三条家的人知道。

 

再后来,三日月恢复出席公开场合,外观行为举止都跟以前一样,但整个人予人的感觉都不同了。

 

「到底当时发生什么事啊……」电视节目已经变成集中讨论三日月的美貌和美容保养等等奇怪方向,不自觉咬住香烟打算摸出打火机时,旁边的山姥切适时打断长曾弥的思绪,说:「那个,长曾弥先生,这里严禁吸烟。」

 

「呃……抱歉。」

 

「还有,这里要关门了。」山姥切为难地指着时钟,「6点了?!!山姥切你怎么不叫我!!」长曾弥想起跟法医的约定,急忙往外冲。

 

(有啊……可是你没理我……)

山姥切国广顿时觉得委屈了。

 

*   *  *   *   *

 

「那个,你好,我是刑侦组的长曾弥虎彻……是来拿验尸报告的,对不起我迟到了。」长曾弥小心推开探头看看解剖室里面的状况但没听到回应,到底要如何跟法医打交道长曾弥完全不懂,直接撒玻璃跪上去行不行?希望法医还没下班吧……

 

早上有打电话联系过,记得负责的法医名叫莺丸友成,「莺丸先生在吗?」

 

「你来迟了,正好是想喝茶的时候呢…要喝一杯吗?」假设长曾弥的视力是正常1.0,脸色略显苍白的莺丸正在使用解剖室里的实验工具煮茶,「呃……不用了谢谢。」

 

注意到长曾弥的目光,「嘛,就别在意这些小细节了,你要的报告在放在那边的解剖台上。」把非正常煮茶工具迅速收好,继续说:「胃部发现药物残留,其中包括镇静剂,其余的已经送过去化验所做更详细的毒理分析,对了,有些有趣的东西要给你看。」

 

莺丸戴上手套走到另一座解剖枱拉开白布展示一具已完成解剖的尸体,径自托起头颅扭到另一边让长曾弥看,「虽然后脑的这个伤口是死者的致命原因,不过我有点在意这里和这里……」呜哇,隐约看到头颅里面有些什么……

 

长曾弥虎彻,男,现年三十四岁,现役刑警,已婚,有一名年约四岁的女儿,什么恐怖死状也看过,但他真的很怕看到"里面"的东西……妈啊!!!好恶心!!!!!「呜……」除了有想吐的感觉,手上的报告差点被捏出痕迹。

 

「所以我想……呀,抱歉,一时太兴奋了,因为觉得这个很有意思。」发现长曾弥的脸色完全不对劲,赶紧回复原来的样子把白布盖回去并且脱下手套丢掉,「明天我会休假一星期,推测的可能做成相同形状的凶器和估计死亡时间等等都在报告里,化验所会把那边报告直接送到刑侦组。」把白褂掉到放置洗涤衣物的篮子,进行必须的消毒程序。

 

「其余有什么事情我回来再说,夜班的当值同事待会会过来接班,离开的时候关上门就可以了,再见。」莺丸已经整装完成拿起背包就走,留下长曾弥一人。

 

长曾弥虎彻,已经活了三十四年,可是他完全没掌握到要如何跟外表很好看但个性很难掌握的人好好地沟通,「长得好看的人都是这么奇怪的么……」

 

塞在裤袋的手提电话适时响起,来电显示正正是刚才"外表很好看但个性很难掌握"的人之一,「嗯,要见面么?好,今天有时间,我过来接你?」紫色长发的修长身影在脑海浮现。

 

挂上电话,想起三日月跟他说的一番话,「下定决心……吗」

 

 

tbc—

 

后话:

长曾弥其实有种专门吸引猛男(?)和美人到身边的磁场。(笑) 长:什么?!山姥切你给我脱下兜帽让我看看!!山:滚开!!(用力拉住兜帽逃走)

暂时只交代三日月失踪的背景部份,至于失踪前因+失踪后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住进"套房",后来再说。:P

莺丸也登场了!(撒花)

各短篇长短不一,各自交代以该角色为中心的视觉,文中的时间未必顺次序,有可能会是同时间发生或早或之后。

接下来应该会是小狐丸的部份www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