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罪與罰》1

[刀剑乱舞]《罪与罚》1

无垢者:三日月宗近  其之一

 


现代PARO,黑暗+犯罪题材,由数个没有既定主角的短篇组成的故事

 

 

 

整体布置有如书房的宽敝房间播放着悠扬的古典音乐,一名衣着不算很讲究但举止甚为优雅的男人于房间的一角举起画笔在画布上飞快地舞动着。

 

「老师﹐今天觉得怎么样?」经过处理听不出性别的声音透过扩音器传出。

 

「唔嗯…灵感不错﹐我想今天能一口气完成这幅画吧……」笔触刚落,男人突然回头望向另一边一块能反映整个房间的大镜微笑说:「但如果能给我雕刻刀的话就更好了,我很久没作雕塑了。」

 

「很抱歉,老师的要求请恕我不能做到,始终那是锋利的东西呢。」

 

男人对要求被拒绝不以为然,语调一转,作出思考的样子,再次开口:「医师你的声音很好听,想必真人也很好看,要不要到我的身边来一起去喝咖啡聊聊?我很想知道你对我快完成的作品有什么评价。」

 

声音沉默了一阵子,「相比起老师你的美貌,我的样子真的不能看,不过聊天的话,刑警先生倒是来了,跟之前一样,说是有好些图片要给你看看,希望你能给予意见。还有,之前老师提到想看的新书稍后会放到书桌上。」

 

「这样啊…也好,我最喜欢聊天的了。」男人绘下最后一笔,把面前的画布左看看右看看,露出满意的笑容后便放下画笔脱掉沾上各种颜料的白褂,拿起挂在身旁的衣架上的一件西装外套穿上,径自走向房间唯一往外的门打开走进去。

 

门关上后不久,房间的另一边传来机关转动的声音,书架旁的挂墙画竟然是一度暗门,暗门打开随即走进了数名穿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一边把男人刚才完成的画抬走并换上新的空白画布,一边清洁地方并把物品都更换放好后由原来的入口退出去。

 

*   *  *   *   *

 

「三日月宗近先生,不,老师,一阵子不见,你的气息不错。」脸上还没完全剃光净的须根和眼下明显的深色眼袋令刑警的脸容显得更加憔悴,「哈哈哈,警察先生你倒是,没好好地吃饭么?睡眠质素也很重要的啊~年纪越大越是需要充足的睡眠呀~嗯…今天的茶点是桂花糕吗?甚好甚好~」说着,三日月宗近把精致的茶点放入口中仔细品味。

 

刑警惯性地摸摸后脑,没有在意前面的客套话,继续说:「今天过来有几张现场的照片给你过目」从公文包里取出几张冲晒成A4纸张大小的照片放到桌面,然后眯着眼仔细观察三日月宗近的反应,仿佛能看出什么似的。

 

三日月宗近把照片拿起看了看,很快又放回桌上,靠着舒适的椅子浅浅地笑了起来:「这宗案与你们在追查的"那个人"无关。」弄得满地都是而且美感还不止差了一个点,完全欠缺要传达给"观众"什么样的讯息和感情、对象的选择也太随便了,「嗯……冲动犯罪而且拙劣的想要把现场弄成像其他人干的。」

 

「无关……吗,所以只是纯粹的模仿犯吧?」没有对三日月的回答,刑警迅速收好照片,又在笔记本书写着潦草的字句,从新坐直身子,深呼吸鼓起勇气问道:「请告诉我,你失踪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问题超过了承诺的范围了呢,让我提醒你,我是主动跟警方合作,自愿来到这里接受医师和警察的监察,若是期限前你们还是没找到任何证据证明那些案件都是我干的话,我只能光明正大的从这里走出去了啊~」

 

刑警叹一口气,「抱歉……」

 

「下次再碰面,大概我已经不在这里了,你的名字是长曾弥虎彻吧?」三日月宗近放下渐渐凉掉的茶站起来,就在打开原先进来的门后又停住,回头说:「你跟那个人是没有结果的,如果没有下定决心的话,还是不要放弃大好的家庭为好~这是老师我给你的一点意见,都写到脸上了。」往脸上比划比划,关上门,房间只余下刑警一人。

 

「有那么明显吗?」不自觉摸摸稀疏的须根想着。

 

*   *  *   *   *

 

三日月回到房间已经是晚上,画布和画具已经收拾好,书桌上放着简单的晚餐和几本医师送过来的书本,梳洗好睡前看书才躺床去,住进监视用的"套房"后每天如是。

 

由于设置了监察用的单面镜子只有"书房",所以当三日月进入睡房看到床边有一名全身黑衣打扮的男人守候着确实吓了一跳,「你是如何进来的?」三日月明显对男子的身份十分了解。

 

「想你。」男子并不多话,话毕便脱下头套和拉下盖住脸部下半部份的布,露出束好的白色长发。

 

「所以特意翻墙进来找我?」三日月宗近勾起笑容,「好孩子,你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得到"奖励"。」

 

沉默数秒,白发男子从身上取出一条皮料颈圈交到三日月手上任由他把它套在自己颈上扣紧,「好了,到床上来。」拉着颈圈上的小金属环,把白发男子有如牵大型犬一样带到床上,男人维持跪坐的方式又从身上取出一把扁梳交给三日月。

 

「嗯嗯~很久没替你梳理毛发了,我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很想你呢我的小狐丸。」三日月接过扁梳直接把被称作小狐丸的男子拉到怀里仔细的梳顺头发,而且哼起歌来。

 

小狐丸闭上眼在三日月的颈侧磨蹭了好一会,说:「你不必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送,我就在这里。」

 

总算梳好长发,三日月直接往后躺平,让小狐丸两手支撑着身体俯视自己,「雪雪白白,我最喜欢干净亮丽的小狐丸了。」双手轻抚小狐丸的脸颊喃喃地说,然后合上眼睡觉去。

 

「……晚安。」轻声的尤如自言自语,带着苦笑的小狐丸小心奕奕的躺在三日月旁闭上眼。

 

 

 

 

 

待到天明,三日月睁开眼,身旁的小狐丸已经不见了,难得脸上再没有挂上笑容,叹了口气,「你要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啊,小狐丸。」

 

 

tbc—

 

后话:

很久没写作文笔什么的就算了(喂)

这篇只出现了三人+医师,接下来会是长曾弥或小狐丸的短篇,到时会交代更多背景。

这篇里的是小狐三日,而三日月跟小狐丸真的没有"那种"嗜好…(小声)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