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 《一蓮托生 》小插曲 (鳴狐, 小狐丸)

小插曲

鳴狐>小狐丸


*時間點是發生本篇之前...

 

小狐丸從出生起便受到動物們的喜愛和親近,不同於三日月宗近那種讓萬物動容的喜愛(唯三条家成員免疫),更多的是恭敬,例如每天像打咭一樣到小狐丸面前露臉直到被護衛趕走,後來他學會了只要待在弟弟的身邊才能正常過活,畢竟跟另一塊更強的人形磁鐵在一起好像產生了抵消作用。

 

小狐丸最近愛上往人界跑,相比天界的各種大小靈獸,人界的動物相對正常很多,至少會飛天的都不會大巨大,而且人界有各種工藝也有很會做各種小吃點心的,他跟弟弟三日月也很愛吃,所以他偶爾有空便會跑到人界逛逛,直到某一天,在前往城填的道路上,經過一間殘破的房子,他嗅到一陣很香的油豆腐的味道。

 

房子看上去是丟空很多年沒人居住,這相常有可疑,必須去查探一下,小狐丸這樣想。

 

直接繞到房子後面進入的廚房,就只有爐灶上燒着熱水跟盛在上面的油豆腐,柴火好像有點不夠,也沒有其他料理配料,「人到哪裡去了呢?」面前放着新鮮的食材,讓小狐丸對吃的執着湧上來了。

 

 

 

白色短髮少年撿了差不多數量的柴枝,又摘了少許可以食用的磨菇,便快步走回去房子,結果看到一個陌生的白髮男人在吃自己帶來的食物,一時呆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身邊的小狐狸可沒忍住,發出低鳴代表敵意的叫聲。

 

這時白髮男人—小狐丸也注意到一人一獸而轉頭看過來,視線在不知所措的少年跟小狐狸身上來回,接着開口道:「哎呀,你回來了,我加點一點佐料,會更好吃啊?要過來一起嘗嘗嗎?」

 

「…….」少年沉默,肚子咕嚕的聲音最後出賣了他。

 

一大一小一狐狸開始在破房子的客廳裡坐起來吃着油豆腐,小狐丸吞下去最後一塊後合十以示感謝,站起來準備離去時,一直不說話的少年才伸手拉住手袖的一角說:「請、請等等……」

 

「嗯?」

 

「請問……您是…狐狸的……眷屬嗎?」少年的聲音幾乎不可聽見而且不大流暢,好像很久沒有跟別人說話。

 

小狐丸想了想,回答:「不是啊~」

 

小狐丸不想涉足太多卻在看到少年臉上出現的失望表情又有點心軟,只好說:「你是人類,並不是狐狸的眷屬。」

 

少年低頭看着小狐狸,牠也看着少年,他喃喃地說:「那我現在算是什麼呢……」

 

小狐丸經過內心一番掙扎後,放棄似的連肩膀也鬆弛下來,「回去肯定又會三日月被唸。」

 

少年看到小狐丸回到他身邊面對着他坐下來,好像又重新燃起了什麼,「我名叫鳴狐。」

 

小狐丸眨了眨,「作為油豆腐的謝禮,吾名小狐丸,名字有小字但塊頭很高大啊。」

 

「小狐丸殿下麼……」鳴狐不自覺躬身,「殿下是神仙嗎?」

 

「我不是人類,而你真實的名字並不叫鳴狐,為何?」

 

「我不記得了,鳴狐這名字是……別人告訴我的,小狐丸殿下為何說我是人類呢?其他人都說我不是人類,是妖怪。」

 

「是什麼原因讓你認為自己是妖怪不是人類?」

 

「我維持這樣子已經三百多年了……」

 

某天睜開眼,什麼都不記得了,頭髮全變白了,面前出現一頭母狐狸,然後聽到有把聲音說“你活該,就這樣永遠受罰吧!”,之後那狐狸便跑了。

 

村子的長老說我一定是在山裡得罪了神明還是妖怪,會為村子帶來災禍,接着被趕出了村子,去找法師幫忙但被拒絕,因為解不了,只好到處流浪,滿頭白髮太顯眼,也無法待在一個地方太久,餓了便偷偷地走到別人的家裡借點食物。

 

所以那些油豆腐也是從別人家“借回來”的囉?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那麼你身旁的幼狐是從何時起出現?」

 

「小狐丸殿下您果然看見了,」鳴狐抱起幼狐放到大腿上,繼續說:「我不知道,某天在森林裡走着走着,在河邊停下來喝一口水,牠便出現了,至今一直跟着我,其他人看不到牠的存在呢。」話畢,幼狐彷彿露出寂寞的表情。

 

「鳴狐,你是被母狐狸詛咒了。」

 

「詛咒……?也是,人類怎麼可能不會老呢…殿下知道原因?」

 

「因為你殺害了幼狐狸,所以才會被詛咒,你身邊的這頭幼狐,恐怕就是被你所殺害的那頭。」

 

 鳴狐開始回想起當天唯一能記起的情景,「原來……是這樣嗎……」他應該是進山裡打獵,弄了個陷阱等動物走進去,最後只抓到一頭小的,想着趕緊宰了再帶回家給家人料理,毛皮也許能弄點小手工,然後……

 

所以他活該……

 

「請問……我要怎樣做才能得到原諒呢?」小狐狸站起來像是想安慰似的往鳴狐的脖子蹭了蹭。

 

「……」

 

「抱歉,說太超過的話讓您困擾了。」

 

 

 

小狐丸離開了破舊房子後並沒有走太遠,看向樹木長得茂密的地方問道:「你一直跟在附近看着的吧?」

 

不久,走出一頭白色毛皮而且帶少許亮光的母狐狸,牠向小狐丸低頭行禮,仍然留在原地沒有走近。

 

「就不能原諒他麼?」

 

母狐狸低聲嗚咽着,一把跟女性相像的聲音說:“奴家只要公道。”

 

「已經經過了數百年,你也付出了不少代價吧?百年來的修行不容易的。」

 

“但奴家的孩子沒有了。”

 

「那孩子跟人類綁定了因果,只要詛咒還在,你的孩子便不能成佛,放手吧。」

 

“……”

 

「過來吧~」小狐丸蹲下來向母狐狸伸手示意,母狐狸好一陣子才願意走到面前,讓他輕輕地撫摸皮毛。

 

「勸說的話就到此為止了。」

 

“……”

 

母狐狸大概是蹭夠了便向原來的方向離去,在走進一處灌木林前,傳來一句輕輕的話,“請容奴家再想想。”

 

 

 

「小狐丸大人。」

 

「我知道了,那是油豆腐的回禮而已。」

 

「大人的回禮可真是太貴重了。」

 

「囉嗦,看夠了熱鬧便請回,不准跟三日月說多餘的事。」

 

「是的。」山林深處傳來一下奇異的鳥啼聲,隨着一隻巨大的鳥在空中略過後慢慢消散。

 

小狐丸回去天界後,拜託飛鳥走獸注意鳴狐的狀況,叮囑若是發現他挨肚子真的餓到不行便幫忙撿些野果給他充飢。直到隔年的某天,小狐丸收到信使帶來的訊息,「那是什麼。」視線盯住桌上的東西,不是疑問句。

 

從神鳥化回人形的巴形平淡地回答:「油豆腐。」

 

「我當然知道那是油豆腐,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帶這些給我?」

 

「是那個被詛咒的人類鳴狐交託我帶來給您的。」

 

「鳴狐……?」

 

「因為小狐丸大人您把“名字”告訴了他,所以他的請託我必須要達成,把這些油豆腐交到你手上。」

 

「……他還說了什麼。」小狐丸扶額,有種似曾相識的既視感冒起。

 

於是巴形以不帶感情起伏的表情和聲調開始念:「小狐丸殿下,久未見面,鳴狐…」

 

不妙,趕緊喊停巴形,「停!!」巴形應聲停下,依舊沒有起伏的冰冷眼光看着小狐丸。

 

「不要唸了。」感覺太不妙了。

 

「可是要唸完口訊才算完成工作。」巴形如是說。

 

 

 

「……你寫下來吧。」

「喔。」

 

 

 

大概寫滿三數張紙才寫完,使命必達的巴形總算心滿意足的走了。

事後,小狐丸完全不敢看那貌似滿載感情的信件,把它們塞到儲物櫃的深處充作沒看見直到某天……

 

~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