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叶

刀劍亂舞相關, 2次元+3次元, 音樂劇, 舞台劇.....

[刀劍亂舞]《一蓮托生》02


第二幕  神諭

「石切丸,告訴我,你在夢裡看到了什麼?」身穿華貴衣服的男子問。

「三日月,不妨等石切丸緩一緩再說?夢見的能力消耗很大,我們每每獲得先機也是有賴這珍貴的能力。」

三日月摸摸小狐丸的頭毛,笑着搖搖頭,「然而未來的景象未必是我們樂於看到的結果吶。」

「戰爭,未來即將發生大型戰事。」已經冷靜下來的石切丸調整好坐姿說。

「不可能,現在天界跟魔界維持和平的狀態已經近百年,這是大家花上慘痛而龐大的犧牲才達成的成果啊…」

「可是石切丸夢見了,“神諭”從不出錯,小狐啊,戰爭又要開始了。」

「契機是什麼?我們跟人界、魔界進行對等交流的時間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行動、調動軍隊甚至沒有無法查明的失蹤事件。」小狐丸仍然覺得難以致信。

「三日月,還有一件事,夢裡面……在戰場中心,我感應到對方有一個持有龐大魔力的人形物體對我方展開攻擊,無法確認是誰。」

他不知道應不應該把那人朝向戰場上所有生命體作無差別攻擊的事說出來,他“看不到”有誰能安然無恙,是湊巧嗎?畢竟夢見的能力並不是全知……

「魔力的源頭是鬼丸嗎?魔族的元帥鬼丸國綱,如果爆發戰爭,鬼丸必定會站在最前線。」小狐丸皺起好看的眉頭。

「那股魔力非常純淨,當中感受不到妖邪的氣息,何況鬼丸大人的能力跟我“看到”的並不一致,這是我最擔憂的。」

「非妖非邪,那只能是“魔”,是從沒見過的敵人嗎……」踱步中自言自語的三日月停下來沉思一會,繼續說:「夢裡的青江在做什麼?」雖然能猜到結果,但為了掌握更多訊息,無可避免要令石切丸難受。

「青江他……青江也死在同一次龐大攻擊中,胸口被光束貫穿……他死去之前,正前往戰場中心。」石切丸緩慢地嘗試着組織字句表達青江死去的畫面,他甚至無法理解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畢竟半個月前他跟青江見面的情景還留在腦海裡。

「……石切丸,在你的夢裡,還看到哪個熟悉的臉孔?」小狐丸跟三日月對視了一眼,由小狐丸接着詢問。

石切丸閉上眼回想,夢見能讓他“看到”以自己或其他人的視角為出發點的視界及其他感官,並藉有血源的親族的“詢問”於指定時間內回索夢的內容,「大家都在,能感受到三日月跟小狐丸張開力場抵擋攻擊,但今劍岩融不在附近。我看到青江倒下後便醒過來了,抱歉,並沒有“看到”更多。」

「你已經盡力了,不要緊,我需要知道的已經差不多,你去休息吧。」

忽然,外面由遠至近傳來一陣啪嗒啪嗒的腳步聲,紙門被粗魯地拉開,伴着一名灰髮孩童嚷嚷大叫:「石切丸~~小媳婦來了~~~」

跟今劍距離最近的石切丸揉揉有點刺痛的耳朵說:「今劍你太大聲了。」

「今劍,你也跑太快了,把客人丟在門口多失禮,而且青江還沒嫁進來,不能叫人家小媳婦啦~」

再經過一會,聲音的主人才走到門口探頭,「喔!原來大家都在這裡,石切丸,我讓青江直接到你的房間去了。」

「岩融是你太慢才對,不能叫小青江做小媳婦,那我要怎麼讓他叫我小叔?嗚哇~~~」今劍準備大哭時三日月便抬手示意,立馬止住今劍眼眶內即將流出的眼淚。

「嘛,既然青江來了,我便去見見他。」

「三日月?!(石切丸)/三日月!!(小狐丸)」二人同時驚呼。

「哈哈哈,別多慮,我又不會吃了他。」

「總之你先別過去,我有話要跟你說。石切丸,你去吧~」小狐丸拉住三日月宗近,石切丸點頭示意趕緊越過今劍岩融離開房間。

「……」三日月嘆一口氣。

「三日月你不要棒打鴛鴦啦~不然這樣下去沒人肯嫁給石切丸,那他下半輩子只能呆在神社當個悲慘的單身漢!」今劍見小狐丸拉住人便也展開雙手不讓過。

「什麼悲慘單身漢?!今劍你從哪裡學的!?岩融你也別他一起鬧不要堵住門口!不不不,我是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讓我來處理,你們都給我出去!」

終於把房間清空乾淨,小狐丸轉向安坐在房間中心的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大人,不要衝動。」

「我又沒想幹什麼,身為兄長及三条的當家,族弟的未來伴侶無論如何也要跟我見面的,套一句人族的說話,所謂醜婦終須見家翁?」

「神諭的內容你要怎麼處理?青江牽涉在裡面,輕易出手可能會打草驚蛇,我們還不知道未來開戰的真相。」

「嘛,要打聽魔族的消息,方法多得很,例如我手上這本在人族流傳的刊物,裡面有很多資訊,不過都很舊了,是因為大家的時間流逝的速度不一樣嗎?裡面還在寫當年阿鶴跟鬼丸的破情事,封面寫着紀念正式進入和平時代第五十年,為什麼要這樣大費周章傳頌他們呢?」三日月從身上拿出一本書,雖然臉上仍然掛着微笑但書本被捏得快要變形。

「因為那本書是紀念刊物,寫的內容當然都是舊的……提起當年,鶴丸跟鬼丸的確是破天荒的一對,沒人想到他們從戰場上打架打到床上……咳咳,該不會你還在記恨鶴丸推掉婚約最後還跑去跟魔族在一起吧?」

「我沒有生氣,」放下書本,三日月雙手用力地在臉上擠出笑容,「我跟阿鶴就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婚約是長輩訂的,大家都沒有認真,我是在意他竟然丟下一切都要跟鬼丸在一起。」

「正因為他把整個人都豁出去賭,幸好最後賭贏了,他能活下來,和平也……好啦別擠了,明明擁有如此美貌。」小狐丸拉下兄弟的手,像小時候一樣摸摸對方柔軟的頭髮。

「人前不準摸頭,不然當家跟長官的威嚴都被你摸走了,」三日月拉起小狐丸的手走出房間,「不過要說的話還是得說,閱讀真的是個好習慣,走吧!」

「欸?你還沒放棄嗎……」

「小狐要多多閱讀,不要老是跟不明來歷的小動物待在一起啊!」聞言小狐丸的身體明顯抖了一下。

「想知道地洞有多深,丟一塊石頭下去便知道。」說完,三条當家的臉上揚起絕世的笑容。

第二幕完

评论(1)

热度(5)